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肖磊原油遭到压制不妨碍大宗商品市场创新高

2018-12-03 14:59:24

肖磊:原油遭到压制不妨碍大宗商品市场创新高

大选期间,美国道琼斯指数跌了近7%,同期国际金价从阶段性高点1795跌至1675,跌幅也接近7%。原油、白银、铜等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跌,这说明美国市场主导了这一阶段的行情,美国市场的萎靡不振使得整个全球大宗商品等资产价格下移。

美国市场这种信心的不足并不能简单的归结于投资者对经济不景气的担忧,或对每一类资产丧失期待所致。在9月13日美联储推出QE3之后,市场对QE3变得更加茫然,美联储这种模糊其目标和规模的政策没有给市场带来明确信号。全球市场更多的开始评估资产配置的长远收益和短线安全。回笼现金成了这一阶段投资者应对不确定性的一种理性思考。

另一方面,在交易量比较大的国际金融市场,经济数据对其短期影响较大,事实上美国就业数据的改善没有给市场带来太大的影响,投资者所期待的改变也没有迅速到来。美国劳工部前几天公布的10月份失业率反弹至7.9%,而三年前(2009年)该月失业率是10.2%,也就是说美国用整整三年的时间、三年的零利率、两轮的QE等才将失业率降低了2.3个百分点。市场对这种解决就业的速度和其付出的代价充满了疑虑。

如果再给美国三年的时间,奥巴马政府是否可以将失业率降至6%以下呢?

维持零利率可以延续,但QE似乎有点难度,目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增至2.813万亿美元,待QE3结束之后,这一规模有望超过3万亿美元。其压力是非常大的,罗姆尼在竞选的时候就声称当选后会撤掉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即将要面对的财政悬崖问题和债务上限谈判等也让白宫无法在扩大债务和赤字方面破罐子破摔。得另想办法。

在此情况下,奥巴马任期内除了依靠美联储稳定的资产购买规模和低利率政策,能够对就业、收入等产生重大影响的政策或许就只能依靠能源方面。

从竞选当中的主张来看,美国准备打造的能源战略其目的是明确的,一是为了解决就业,二是增加税收,三是解决赤字。美国将在原油增产、页岩油/气开采、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等几个方面入手,进行全方位的能源振兴战略。美国原油产量已上涨至每天668万桶,达到1994年以来水平。美国商业原油库存达到3.751亿桶,为1982年美国能源信息署有记录以来同期水平。

对于石油战略,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共同的意志,罗姆尼曾表示,如果当选将带领美国在2020年前实现能源独立;现任总统奥巴马则承诺,在2020年前将美国原油进口量削减一半。

美国的石油及能源战略绝不是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明确的说,是为了国内问题,包括就业、减赤、削减国际债务等。这让我不得不担心一个问题,如果这一切朝着美国的意志所发展,原油市场的疲软将会延续到何时?对黄金等整个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会产生何种长远影响?

市场对这一切的回应将在未来几个月逐渐显现,短期内我并不看好美国能源战略对整个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目前没有证据能够表明,页岩油/气就是能源革命,也没有科学的数据说明美国很快就能变成一个石油出口国。美国用十年的时间,才将原油的对外依存度从2000年的63%降低至2010年的53%,平均下来,每年只下降了1%。解决能源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问题,其长期性和多变性始终存在。

美国在能源战略方面的确正发生着重大改变,但美国针对重要的原油市场的政策依然没有变。美国已宣布支持刚刚成立叙利亚反对派新联盟(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以结束阿萨德统治政权。美国对中东地区的控制及态度依然说明其能源战略的局限性,短时间内无法摆脱中东石油的影响。

关于货币政策的推断,更多的是将经济问题明朗化,就业是美国政坛的大问题,也是美国经济的主要问题。美联储没有挽救美国政治的义务,在原油价格遭到战略性压制的情况下,也将压制一定的通胀预期,美联储在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领域并无太多阻力。长期来看,这将迫使更多的美元流入了增长较快的市场,美国国内对流动性过剩的担忧在降低。比如中国,贸易顺差的持续上升,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近期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升值幅度超过2%。可以说美元的需求依然旺盛,但吸引力因其货币政策的无奈而在降低。

对于未来大宗商品市场,我个人有几个方面的预期。

首先,美国的能源战略在降低原油价格走势预期方面是很难奏效的,但随着美国在能源出口方面的增加,在解决贸易赤字和财政收入方面会起到一定作用,这有助于战略上增加美国的竞争力,对美元是一个战略性的利好,不过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第二,全球资本市场的格局和背景依然没有变,美元的低利率效应使得持有美元的投资者在布局资产方面不得不考虑对冲通胀的问题,黄金、原油等产品是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选择;

第三,中国的增长和需求并未结束,无论人民币对内如何贬值,其国际购买力的上升目前是可以预期的。中国市场对大宗商品的消耗跟其发展相一致,中国投资市场对财富转换的要求已经高于对财富创造的要求,更多的资金将布局国际市场。

第四,全球的货币回流机制较为狭窄,更多的资金在大宗商品市场的聚集是一种历史效应,吸附在大宗商品市场的资金可以用期货市场打压其价格,使其阶段性价格大幅下跌,但这些资金将越积越多,并难以离开大宗商品市场。对整个市场价格低点的抬升是可靠的保证。

第五,我依然坚持的一个观点是,战略是缓慢的,在全球信用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矫正之前,黄金、原油等非信用类资产价格创出新高是无法阻挡的。美国大选让整个市场干预气氛浓烈,而大选透视的政策很难在短期内奏效,大选之后全球将回归至比较自由的买卖市场,半年内大宗商品市场创出新高并不是没有可能。

天一金行高级研究员 肖磊

捕鱼游戏赢钱的
耐高温套管
颗粒食料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