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唐山中小钢铁企业面临宏观调控整肃冲击

2018-12-03 14:57:37

唐山中小钢铁企业面临宏观调控整肃冲击

虽然才上午10点,正是上班时间,但在唐山海鑫钢铁有限公司轧钢厂偌大的工地上,竟然见不到一个工人,刺目的阳光下,只有一堆锈黄的槽钢如山般堆积在院中。5月下旬当再次踏上唐山这个被钢铁包围的城市时,发现这里与2月份炉火冲天、车水马龙的景现相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小企业90%停产,几十家钢铁厂,没有一家烟囱在冒烟。在这场席卷全国的急风暴雨式的宏观调控中,国内钢铁大省的河北,尤其是中小企业成堆的唐山,众多中小钢铁企业首当其冲成为被整肃的对象。降价:谁能挺过来?据唐山市官方对外公布的数字,截至去年底唐山市共有各类钢铁企业56家。但据了解,实际上把中小钢铁企业加起来,唐山市至少应该在几百家。因为,据唐山市丰润区经贸局提供的数据,仅丰润地区目前有营业执照的钢铁企业就有88家。而除了丰润外,唐山的钢铁重地还有丰南、迁安、迁西等地。丰润是唐山中小钢铁加工企业的聚集地。如今丰润也跟丰南一样,钢铁成了该地区主要的经济支柱,根据丰润经贸局提供的数据,近两三年,其贡献已经占到全区工业总产值的一半。“这次宏观调控引发的钢材价格下跌对丰润地区钢铁企业的打击很大,约有90%的企业都停产了。”丰润区经贸局杨勇介绍。在丰润地区的钢材批发市场“大冀东钢市场”了解到,这里每一种型材和板材价格跟今年2、3月份相比都下降了1000元左右(每吨价,下同)。由于市场上“买涨不买跌”的心态,现在几乎丰润地区所有的经销商都处在持币观望状态之中。“以前我们主要是靠经销商的预付款来周转资金。”宝泰钢铁公司的部门主任张小军说,以往经销商每月几千万元的预付款足可以支撑企业全部的开支。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你就是一分钱预付款不要,他(经销商)也不肯拉货”。张小军告诉,由于原来市场比较好,宝泰还打算5月之后上个“二线”生产普钢。现在这个念头只能打消了。不仅如此,他们现在对能否“维持”现状下去也不敢打保票。“不要说几个月,就是一星期甚至一天都是致命的。”张小军说,仅成本这块,每月电费就是几百万元,而全厂1500多员工的开支也有200万元。“也就是多干一天就多赔一天”。5月21日晚,宝泰的董事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召开董事会,商量是否停产。不过与那些年产20万吨到30万吨的小企业相比,宝泰还算幸运。事实上,钢材真正的降价从3月份就已经开始了,而很多小企业连4月份都没有挺过去。在以生产槽钢为主的唐山海鑫钢铁公司门口,保安告诉,他们厂“已经停工半个月了”。一个经销商的艰难30天在这场“突如其来”的价格大跳水面前,经销商和生产商一样经历着从未有过的阵痛。在丰润“大冀东钢批发市场”,看到偌大的市场,除了遍地堆积的各式钢材,几乎看不到拉货的车,视线所及只是一些三三两两的销售人员坐在一起聊天。偶尔有人过来问价,既使买货,也只是一根或几根地买(螺纹钢),而很少像以前那样成吨地买。唐山市鑫诚信商贸有限公司月销售规模3000至4000吨,是当地规模较大的民营钢铁销售公司,按公司董事长艾春志的说法,近一个月的降价让他“赔掉了300万元”。4月20日那天,当艾春志如往常一样来到丰润批发市场时,发现这里“异常冷清”。“这个唐山市的钢材批发市场竟然看不见一辆拉货的车”,他当时就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他担心是他刚从钢厂进了1000吨货,如果卖不出去后果不堪设想。结果降价不可阻挡地发生了,“从4月底到5月上旬,钢材价格犹如脱缰野马,几乎每天以100元的价格下跌”。艾说,刚开始降价的几天,很多钢厂厂长、经理在钢材市场上找他,让他多买点货,但当时“他就是白给我们也不敢接”。小经销商纷纷以快的速度倾销库存。有的侥幸逃过这一劫,“还有相当一部分破产了”。艾春志有点慌了,他的槽钢当初是以3700~3800元进的,而现在已经跌到了2700~2800元/吨,这就意味着,如果卖出,每吨将赔1000多元。为了减少库存,即使赔钱艾春志也希望能多卖一些。但在正常情况下,一天能销售两三百吨,而此次进的1000多吨钢材,一个多月来却也没怎么动。“货卖不出去,银行也不给我们贷款,现在资金周转也成问题。”艾春志告诉,为了尽快把存货兑出去,这些日子经常有一些小经销商找到他,让他帮助“接点货”,但如果按照现在的状态发展,他担心,他们公司多也只能撑三五个月,“到年底就完了。”重拳出击小钢铁厂就在4月份国务院和有关部委连续下发一系列整顿钢铁的措施之前,唐山就已经开始行动了。艾春志回忆,4月中旬,唐山市政府先于国家,下发了一个关于清理整顿小炼钢厂的通知。通知要求,不符合条件的小钢铁厂,都要清查整顿。“唐山市很多生产大厂正是看到了这个文,才产生恐慌心理,先于经销商降价抛货了。”艾春志说。3月份,唐山市政府下发通知,要求唐山市整顿钢铁企业工作分3个阶段进行,今年4月和5月为自查整改阶段,唐山市要求各企业对照整顿标准,写出自查报告,逐项明示是否达标。同时,对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立即下达关闭通知书。6月份,唐山市整顿领导小组将对全市企业进行逐项检查验收,对应关未关或已取缔又死灰复燃的企业,勒令企业限期关闭。对验收不合格的一律下达整顿通知书,由电力部门负责立即停止供电。实际上,唐山钢铁业对于这次钢铁降价本身并没有太多惊诧。“从去年国家和唐山市政府的一些行动就可以推出来。”唐山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工业经济处处长胡事宁说。胡事宁告诉,从去年8月份开始,唐山就提出来一个指导性意见——唐山市钢铁行业指导意见。意见提出,要通过治理整顿,整合以及技术改造,把唐山56家钢铁企业终整合成10家左右。丰润地区的钢铁厂大部分都是20万~30万吨的小轧钢厂,“国家通过宏观调控手段抑制钢铁过热,实质就是通过价格来整顿那些小钢铁企业。”杨勇说。为了进一步落实国家的政策,3月底,国务院还曾派出督察组抵达唐山,要求唐山在2007年之前逐步关闭15吨以下产能低下的转炉。不仅如此,大约从4月份开始唐山各银行就已停止向钢铁企业贷款。对于众多小钢铁厂的停产,唐山市有关部门有自己的看法。胡事宁告诉,他们正好把这次宏观调控作为契机,在钢铁行业内部进行调整,重点支持的是有炼铁、炼钢的企业,而对于那些小轧钢厂就按国家的产业政策执行“该合并的合并,该淘汰的淘汰,该更新的更新”。胡事宁说,他们原来预计完成56家企业的合并时间会很长,但现在这个时间表可能要提前。但是很多小企业的老板并没有做好停产后的准备。采访中,几乎所有的生产商都这样告诉,“我也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办,看形势吧。”一个多月前,广丰钢铁有限公司被迫停产,100多职工也全都放假回家了。负责人张金柱告诉,他做钢铁十多年了,对钢铁有着很深的感情,尽管上个月让他赔了将近100万元,他的角铁也不在政府支持范围之内,但他还是对自己的钢铁厂抱着很大希望。希望有一天能东山再起。他说,唐山像他这样的规模的厂子很多,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放弃钢铁生意。“实在不行的的话,就把旧设备报废,换新设备。”张金柱说,如果再退一步,跟大企业联合也可以,“统一管理总比现在零散生产经营要更好一点”。整顿后遗症进入到5月23日之后,部分钢材价格开始小幅回升,如螺纹钢每吨上涨200元。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一些厂家故意炒作想要抬高市场人气。杨勇告诉,价格下跌“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题,过一二个月就会过去了”。“据我们了解,经销商手里的货基本上抛得差不多,基本是零库存了。”而将来建筑、项目方面还要用,市场需求出来后,就会开始回暖。而据了解,目前北京,天津,上海,河北等地库存总数已经由几十万吨,下降到10万吨左右。胡事宁分析,7月后可能要逐步回暖反弹,到9月恢复正常。但张小军们的问题是,“照这么下去有几家企业能扛过一两个月?”在调查中,采访者多表示,受此次宏观调控影响的还不仅仅是中小钢铁企业,就是原本不在调控之列的国有大企业如唐钢、首钢、宝钢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唐山钢铁公司计划科工作人员介绍,唐钢从4月份开始压缩产能,“安排了很多厂的大修”,棒材产能差不多压缩一半,原来一条线生产6万~7万吨,现在也就生产3万吨,“而板材产量也至少减产5万多吨”。“但是此次整顿不可避免地要留下一些后遗症。”业内人士郑先生说。据了解,此次整肃后,给政府留下的多问题主要有三个,一个是银行贷款问题;一个是倒闭小钢厂占地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职工安置问题。有业内人士担心,银行过度收紧信贷,一旦企业经济效益恶化或倒闭,将难以偿还银行贷款,形成银行新的不良资产。胡事宁认为,这种担心似乎有点多余。他告诉,唐山市钢铁企业总体的贷款额度并不高。“今年3月份统计数字是,全唐山市共有150个亿银行贷款,占整个钢铁总资产的6%,不会造成金融风险。”人民银行唐山市中心支行毛先生告诉,他们根本不向100万吨规模以下的企业贷款。而据媒体报道,唐山银行系统对钢铁企业的银行投贷以前也只是集中在几家骨干企业。全市152.2亿元贷款余额?有127亿集中在27家骨干企业,占全市所有钢铁企业贷款余额的81.9%。而近三年新增贷款中的62.95亿元,又把范围缩小到21家,占新增贷款的92.1%。但唐山当地人讲,唐山民企起家时,由于资金少都从银行贷过款。丰润国土资源局技术科一位工作人员向介绍,在原丰润县的耕地总面积中,钢铁厂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业内人士郑先生说,唐山小钢铁厂所占土地面积大得惊人,如果这些钢铁厂倒闭,对于这些土地处置,仍然是个很大难题,一个是这些土地质量明显下降,其二,一些土地也涉及巨额贷款。对于一些小钢铁厂来说,尽管只是“一二个月的时间降价”,他们也将不得不在这次整顿中“”地停产下去。与生产者相比,普通职工的命运更是令人堪忧。胡事宁说,到去年底唐山市从事钢铁的人数共12万人,唐钢占了5万人,地方钢铁企业占了7万人。“民营钢铁企业的职工安置是一个重点问题。”一些小的钢铁企业的职工本身就不是正式职工,有的是农村出来打工的,这样的企业关闭后,这些职工就可以再回农村。但一些较大规模的企业,通过与其他厂整合后,如果企业不存在了,这些职工就也有可能流动到其他的企业去。但把全部下岗职工解决好还是个难题。(21世纪经济报道)

广州礼仪庆典公司
蒸汽夹层锅
耐候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